观鸟少年娄方洲:快门声中的立体世界
2021-08-09 13:32:54来源:中国青年报责编:郑思雯

观鸟少年娄方洲:快门声中的立体世界

娄方洲获奖摄影作品:平衡木

观鸟少年娄方洲:快门声中的立体世界

娄方洲获奖摄影作品:金光映鸭

观鸟少年娄方洲:快门声中的立体世界

娄方洲摄影作品:白秋沙鸭

观鸟少年娄方洲:快门声中的立体世界

娄方洲摄影作品:普通鸬鹚

观鸟少年娄方洲:快门声中的立体世界

娄方洲摄影作品:蒙古寒蝉

观鸟少年娄方洲:快门声中的立体世界

娄方洲摄影作品:苍鹭

  认识娄方洲最好的办法就是看他的朋友圈——在这里你能清楚地看到他每天的行走轨迹,也能清晰地获取他的爱好:观鸟和摄影。

  17岁的娄方洲,高高的个子,黝黑的皮肤。“大概是因为在外面跑得多了,风吹日晒的缘故吧。”娄方洲说。

  其实,娄方洲早已是圈内出了名的“鸟友”,学鸟、找鸟、辨鸟、拍鸟,几乎成了他每个周末的“必修课”。

 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一个偶然的机会,娄方洲成为学校观鸟社团的一员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观鸟7年,娄方洲总共记录下800多种鸟类。他撰写的文章曾在全国核心期刊《动物学杂志》、全国大型综合性科普期刊《大自然》及中国观鸟会会刊上发表。

  但是,寻找鸟儿并不是一件易事。

  “每一种鸟儿的习性都是不同的,因此只有顺着他们的习性去寻找,才能有所收获。”娄方洲说。

  2019年6月,15岁的娄方洲和几位鸟友上山寻找锈胸蓝姬鹟。“这种鸟一般只栖息于海拔2000米以上的山林,而且它性喜湿,在北京,只有东灵山才可能有稳定的分布。”他和几位“鸟友”凌晨4点就来到了东灵山的山脚下,因为车子不能再往山上开,他们便背着登山包、挎着望远镜开始徒步前进。

  一行人在山里,从凌晨到上午,一直在兜兜转转,就是找不着锈胸蓝姬鹟。“当时,风特别大,很冷,冻得流了鼻涕,”而且石头上又有湿土、松针,上山下山都很滑;匾淦鸬笔钡某【,娄方洲有些隐隐的后怕。“其实我那时更多的是不甘心,有点赌气,不相信北京就没有锈胸蓝姬鹟。”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他们终于在下山途中找到了几只亚成雄鸟和一只成年雄鸟。“到太阳下山了才找着,那天真的特别辛苦。”娄方洲说。

  虽然,嘴上说着辛苦,娄方洲找鸟、观鸟的脚步并没有停下。

  为了能看到更多的鸟,娄方洲几乎每年的寒暑假都会去全国各地采风。“大多数人旅游都是打卡热闹的网红景点,而我们是专门避开这些地方,去人烟稀少处看鸟儿‘啸聚山林’。”娄方洲笑着说。

  娄方洲至今还记得一次偶遇犀鸟的经历。

  2019年,娄方洲去了云南省盈江县,那里有着专门吸引野生鸟类前来觅食饮水的“鸟塘”,观鸟爱好者可以在远处的观鸟棚中取景拍摄。娄方洲也在其中一个“鸟塘”观测。这时,他突然听到了“犀鸟”的叫声。“我知道国内一共有五种犀鸟,有三种在这里可以容易见到。”

  因此,当娄方洲听到犀鸟“类似狗叫”的独特叫声时,非常兴奋,他立刻就开始了寻找。结果发现,犀鸟就在离自己所在“鸟塘”不远的一棵大树上,娄方洲赶快拿起相机拍摄。就在这个时候,这只犀鸟飞了起来,“就从我的头顶飞过,真没想到近看它的体型那么大。”娄方洲说,从头顶飞过的犀鸟有力地扇动着翅膀,“我清晰地听到了它扇动翅膀的声音,风声呼呼作响!”

  “太震撼了!”娄方洲说。

  积累了大量的鸟类知识后,娄方洲也成了小伙伴们口中的“鸟王”。发现了不认识的鸟,他们会把照片传给他询问;看见观鸟相关的新闻,他们就转发给他参考。娄方洲还有个绝活儿:能够清晰分辨400多种鸟的叫声。有时候在学校里,他听几声鸟鸣,就能指出鸟的种类,再给小伙伴们看看自己拍的照片,让他们赞叹不已。

  “这是个相互影响的过程,大家通过我可以对自然生态有更多了解,而我也能认识更多的好朋友。”娄方洲说。

  平日的周末,他也会约上几个小伙伴去北京市内的城市公园观鸟。圆明园是他最喜欢去的地方,在那里,娄方洲曾一天之内就记录了70多种鸟类。“所以观鸟也并不是只能在深山老林里进行,这是个门槛很低的爱好,一部望远镜或者手机都行。”

  观鸟,是一个需要长期坚持的过程。鸟儿们“说曹操,曹操到”的场景只是个希冀,更多的时候他只能遇见空空荡荡的落寞。

  “昨天听说沙河水库有小鸦鹃,我立刻就去了,但是在那里从早到晚呆了整整一天,都没能找到了它。”类似这样的境况有很多。于是在观鸟之余,娄方洲开始关注沿途的风景,那里往往有意料不到的收获,有一次他就看到了蒙古寒蝉羽化(即俗称“金蝉脱壳”——记者注)的过程。

  渐渐的,相机成了娄方洲行走在路上时的最好伙伴。随着拍的照片越来越多,娄方洲也爱上了生态摄影,他不仅在路上记录自己看到的鸟、虫以及各种觉得有意思的景和物,慢慢地也开始琢磨如何能够通过镜头,更好地呈现他所看到的世界。娄方洲拍摄的作品《金光映鸭》、《平衡木》曾获“2020年中国野生生物摄影年赛”青少年组优秀奖——这是青少年组作品唯一设置的奖项,多张照片收录于《中国鸟类图鉴》及《天坛公园野鸟图鉴》。今年初中毕业时,母校北京一零一中学还给他举办了摄影展。

  经常经历一个人远离人群的安静,也让娄方洲有了更多的思考。

  娄方洲认识一位“前辈”,观鸟时只带一部望远镜,从来不拍照,但是对于每一种鸟儿的外观、习性等细节都能说得头头是道。“大部分人还在用各种照片证明自己观鸟的全面和广泛,而他却已经完成了从广度向深度的转变,只靠一双眼睛进行观察,就能由表及里、非常透彻地掌握某一种鸟,然后总结为高度概括性的语言文字,这需要大量的经验积累和时间反思。”娄方洲认为,这就是观鸟的最高境界。

  拍摄只是一种手段,娄方洲希望用照片上漂亮的鸟儿,呼唤更多的人关注自然生态,培养;せ肪车囊馐,促成人与自然和谐相处。观鸟给了娄方洲感知世界全新的维度,“你会更在意万事万物的细节,除了用眼睛搜寻察看,还学会用耳朵去倾听,用心去感受,我觉得世界正因此而立体。”娄方洲说。

  今年9月,娄方洲即将成为北京科技大学附属中学的一名高中生。谈及自己的未来,他希望能够从事生态环境;せ蛘呱阌胺矫娴墓ぷ。“观鸟给我带来最大的改变,就是我对事情的结果看得不那么重了。只要我努力了,过程真的比结果重要太多了。”娄方洲说。(实习生 孙少卿 记者 樊未晨)

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

1、“国际在线”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。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独家负责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市场经营。

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的所有信息内容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。

3、“国际在线”自有版权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“国际在线专稿”、“国际在线消息”、“国际在线XX消息”“国际在线报道”“国际在线XX报道”等信息内容,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)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。

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,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不得超范围使用,使用时应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、媒体、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、使用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。否则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,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(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、诉讼费、差旅费、公证费等)全部由侵权方承担。

4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国际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丰富网络文化,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5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。

网信彩票app登陆